参散

写文0.1分,画画0分!(满分100制)

干嘛啊,不会上色吃你家大米了(இωஇ )
依旧人体渣
上色更渣
来个大佬救救我吧😭😭😭
电脑和手机的色差使我辛苦画出的阴影不见踪迹
我觉得我已经很大胆地上阴影了
还上了三层
全部都不见了(*꒦ິ⌓꒦ີ)

试着给信信放大了一下,龙狐是可以的,因为韩信确实比李白高很多
但是原皮就……
如果李白站直了,还是会比韩信高一截

韩信,丢脸不?
我真是脑子坏掉了居然一直写韩信比李白高

b站看到了这些
所以李白是真的很帅的嘛!感觉以后如果写一个年轻的美少年gay李白完全没有ooc
同时天美的设计还有那么点道理,棕发蓝眼,还很帅
重发一遍,就不打马赛克了,麻烦

【信白】主播背景的生日彩蛋《狐狸的生日》

(本来想开车的,但是车还是等会再开吧,毕竟今天对于我来说不宜开车。没错,今天是我的生日,只告诉了lof里了一个人,0:00的时候给我发生贺特别惊喜!!感谢感谢超感谢 @椛琊叼着小银鱼 ,于是更个主播背景的小彩蛋。里面有个bug,韩信是初二不是初三,但是我写快完才发现也不知道怎么圆回来,所以你们心知肚明啦~写得苦恼得想百度“我写的文李白今年到底几岁”)
  1.
  今天李白一进教室,就被齐刷刷的“李白生日快乐”包围,坐了一天的小王子,背诵背不出老师也只是拍拍他的头慈爱的让他坐下。
  没什么其他原因,只因为寿星而已,这是李白的12岁生日,在炎热明媚的初夏。
  唉,可惜重言哥哥快要中考了,现在正是紧急时间,估计是回不来了,李白在心里叹气。
  爸爸妈妈早就在家里候好了,表哥表姐堂弟堂妹,七大姑八大姨,隔壁的韩爸爸韩妈妈,聚集了一个屋子,像早上那样齐齐地喊生日快乐,却真的找不到那亮眼的银色头发。
  失落使李白整个人看着都颓丧了很多,韩妈妈问他:“太白怎么不开心?”
  李白小声地说:“重言哥哥……没有来。”
  韩妈妈摸摸他的头,这已经是李白今天第三次被摸了,再摸就真的长不高了:“重言他要考试了,难免会没时间,没事的,等一会他就会咻的一下,从天而降。”
  李白听到了不但没有被安慰,反而更加难过起来。重言哥哥又没有长翅膀,怎么会从天而降呢?韩妈妈不过是说笑罢了。
  明天是星期六,今天可以晚睡一会,十点多,客人都陆陆续续地走了,留下一整墙角的礼物。
  李白蹲守在门口看月亮,今天是十八,月亮缺了一丝丝,就如同李白的心一样。
  吹了一会儿微风,感觉再待下去要被蚊子搬走了,李白才依依不舍地回屋。
  等重言哥哥考完了再找他算账,哼!
  李白正准备回头最后看一眼月亮,眼睛就此停住了。
  一个银发的少年大步跑到这里,背着月亮镀上一层银光,就真的像散发圣光的天使一样,一点点靠近李白,一把将他抱起。
  少年说:“我回来晚了,生日快乐,一天的王子。”
  2.
  李白和韩信在一起没多久之后,就迎来了李白的生日。韩信事先忙活了好久,常常半天不见人影。
  这天终于到了,韩信在0:00发出一条微博。
  白龙吟v:生日快乐,一天的王子殿下。
  这时候李白已经睡了,韩信发完微博,也和他相拥入眠。
  李白是被一连串的微博提示音吵醒的。
  一大早,就听见韩信手机在当当当,自己的手机也在叮叮叮,好不热闹。
  韩信已经不在床上了,李白随手抓出一个手机,是自己的。
  天鹅之梦v:亲爱的狐狸生日快乐哈哈哈~@千年之狐也是很久没给你过生日了
  兔女郎v:生日快乐@千年之狐
  性感猫娘v:即使你抢我经济的时候很讨厌但是我还是说一句:生快@千年之狐
  龙吟狐行举大旗v:今天的王子殿下的糖我可以舔一年!时速800w的手指早已控制不住。狐狸狸生快@千年之狐
  ……
  熟的,不熟的,大多都发了一条生日快乐的微博。
  但是却没有看见韩信的,不过想想,可以直接现实世界来表达,网络上的一句生日快乐好像也没有那么重要。
  手滑点到关注那边,只见最上方顶着一条0:00发的微博。
  白龙吟v:生日快乐,一天的王子殿下。
  好像恍惚间回到了12岁那年,他被银发少年抱起来转了个圈,并听到他变声期沙哑的声音:“我回来晚了,生日快乐,一天的王子。”
  想着想着,李白不住挑起嘴角,连眼睛也一并弯了起来。
  在浴室洗漱完,到了客厅却也不见韩信人影,只有一桌的早餐,还微微散发着热气,想来是韩信出门不久。
  李白刚刚坐下不久,韩信就开门回来了,他藏着一个东西,不知道是什么,一路以风骚的走位卡了李白所有的视野,进了房间。
  李白:……
  他还真是将游戏里学过的所有技能都用到了啊。
  韩信连哄带骗地不让李白一探究竟,说是要晚上再说。
  李白只好和他到处去玩,吃情侣餐,吃完还赖着不走用小号打了两三把游戏。
  一楼:我打野
  二楼:我走中路
  三楼:我下单
  四五楼的韩信李白:……
  这是留了两个坦克位?
  坦克可以是可以,虽说只会打野,但是用坦克打打黄金局根本是小菜一碟,可惜这两个小号有的英雄都是刺客。
  于是两人还是一个李黑一个韩疑。
  一楼:???三个打野,四五楼换
  我爱重言言:小号只有刺客,我和他出纯肉(*^ワ^*)
  为了博得队友开心,李白特意加了一个看上去很可爱的颜文字。
  我爱太白白:今天媳妇生日包涵包涵
  三楼:哎呀巧了,今天也是我老公生日
  二楼:住嘴那是我老公
  一楼:……所以只有我一个是单排的???震惊
  李白带了个治疗,韩信带了个眩晕,两人一起走上路。对面是真,瑟和虾姬,一级虾姬伤害虽然高,但还是压不住四个技能的疑黑二人组,被卡兵线逼到塔下苦不堪言。
  对面中路有两个人,下路两个,上路一个,没有打野,怎么晃只要地图上其他三人都在就不会被抓,李白一技能过去塔下骚扰再一技能回来,躲过塔的攻击,玩得乐此不疲,笑得对面桌连连回看,想这个帅小伙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。
  李白脑子当然没问题,于是这局就很快赢了。
  打完游戏,时间转到八点,天很黑,韩信带李白回到家里,终于揭开了早上的谜底。
  韩信一点点打开那个小盒子,露出里边的两个戒指。
  一个是一条龙围绕形成的圆环,一个是一只狐狸围绕形成的圆环,两头相对,李白竟从两双比针眼小的眼睛中看出了温柔。
  韩信带着两个戒指跪下,他说:“太白,戴上这个戒指,你就一辈子是我的人了。”
  李白伸出左手,韩信把那条银龙戴在他的无名指上。
  李白把韩信提起来,自己再跪下,拿起那个银狐戒指,重复了一遍他刚刚说的话:“重言,戴上这个戒指,你就一辈子是我的人了。”
  这绝对是李白此生过的最有意义的一个生日,无论一年,两年,五年,十年,甚至五十年,一生不忘。
  一天的王子殿下做完了,接下来要做的,是一辈子的爱人。

要说的差不多都在图里
…………其实也就四句而已!
换手机了,买了个5.5寸的,对我是超大号,早知道买5寸的,我拿五寸的刚刚好。而且好坑啊为什么字体都要花钱,我以前用的汉仪细行楷好像要12米币还是6米币
打农药终于不卡了,但是每天那么点时间让我上分我也是无能为力
没了没了,这下没有什么话了

【特范】建国后手办不是不给成精的吗 02

(好久没更新了,预想写一个带着一点点忧郁的小甜文,受了正在追的一篇文的影响觉得叫先生真的很可爱,于是用下去了。李白很白沿用建模设定,范海辛真的是李白最白的建模了。表达不是很清楚,还有很多bug,但是这篇是我最喜欢的一个设定)
  2.
  李白和韩信走开了。
  他难得感觉到德古拉不是在盯张良,而是一路随着自己走,仿佛要用目光杀人,连特使先生都挡不住。
  就在李白苦恼于怎么让德古拉知道他对张良没有恶意,不必再盯着他时,巨蛋中出现一个男声。
  “我想,你们一定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吧?其实我也很想知道…咳咳!”男声才说到一半就开始咳嗽,“其实你们本不应出现在这个时候,也不应该只有八个人,咳,你们的过去怎样我无法定义,详细的事情也无法介绍,非教廷人士早晨可以出去,教廷人士中午可以出去,吸血鬼夜晚可以出去,能否……滋滋”
  他显然还没说完,就被电流声切断了。
  李白回头看韩信。
  特使先生还是那副沉稳样,纵使经历了此等奇葩事表情也没有裂掉。不过其他人不这样了,比如那个白发的暗夜王。
  “所以是谁把朕唤到这里来的!”嬴政急得翅膀都炸起来,飞也不飞了站着跺脚,“而且朕的玩物为什么不在?”
  这个暗夜王居然如此不堪,玩物也能在它人面前说出来?李白黑线。
  德古拉慢悠悠地安抚他:“莫急,该出现时自会出现。”
  “没人照顾朕,难道让朕自己照顾自己?”
  李白唏嘘:这女子真是惨,被当成玩具还要当保姆……
  德古拉不再说话了,整个空间一时寂静下来,直到张良开口。
  他说:“我的钟表显示,已经到中午了,不知那男人说话是真是假?”
  刚刚那男声说中午是教廷人士能够出去巨蛋的时间,他说得含糊不清,如果不是仔细分辨,大概是能想到八百里开外的。
  为了探探详细情况,李白犹豫了半晌,问韩信:“特使先生,你要出去看看吗?”
  韩信说可以,李白又叫上张良,预想和他们一起研究一下怎么离开这个巨蛋。
  李白抬头看顶部的那个圆弧形开口,要爬上去吗?韩信不知道跳不跳得上去……
  “等一下,我也出去。”身后传来德古拉的声音。
  李白回头狐疑看他,吸血鬼不是晚上才能出去吗?
  德古拉不知道怎么的,瞬间换了身装,走了过来。
  是教廷里圣骑士的装扮,不过这个款式是好几代之前的了,每50年改革一次,每次不会改得太多,但经过几代之后肯定是大有不同。旁边的张良看见这身装备,眼睛都亮了几分,他喃喃道:“刘邦……”
  德古拉的另一个名字是刘邦吗?李白想。
  金发碧眼的德古拉笑一下,仿佛聚集了此处所有光辉,令人讨厌的吸血鬼气息也被转化为李白熟悉的教廷的感觉,他说:“我们走吧,中间有一块按钮。”
  刘邦率先走到按钮处,踩了下去,一瞬间,四人都被传送出去。
  李白只觉视野都开阔了许多,刚刚困住八个人的巨蛋在外边看,是教廷主殿的模样。
  刘邦戏谑道:“范海辛,你还真不负你的名字,实在是很白。”
  李白抬起自己的手看,是很白,白到快要透明的程度,于是笑了笑:“也许是水泡久了吧。”
  他不知道自己的白发配上那张脸,笑起来就像落入凡尘的天使一样。
  韩信纠正道:“泡水后不但嘴唇会发白,人还会浮肿,你的唇色红润得很。”
  “你怎么知道?!”韩将军不是早在……就去世了吗?
  韩信慢悠悠说道:“韩信在淮阴~少年相……”
  “够了!”李白听得红透了脸,连忙捂住他的嘴巴,不让这个黑心的特使再背出什么诗来。
  突然,他感觉手心被什么湿润的东西舔了一下,惊得李白一溜烟跑得没影,帽子都飞走了,被韩信接住。
  追上去拦下差点撞玻璃的李白,韩信帮他整理一下头发,再把帽子戴上:“不省心。”
  只听李白一声小小的“哼”。
  刘邦突然把张良的手捂住自己的嘴巴,预想让他也跑走追上去给他戴帽子,还没张嘴就被张良一本书糊在脸上:“……”
  鼻子快被压塌的金发碧眼德古拉发挥出自己的统领气势说:“别玩了,找找什么线索吧。”
  这个屋子没有宝石,没有金子,是用白色木板和白色石头构成的,但是面积很大,处于的地势十分高,外头车来车往,很是繁华。
  李白来回看了一遍这个地方,没有看出什么端倪,虽然装饰风格看不懂,但是可以知道屋子的主人内心健康,繁华地段的大面积房子还可以知道其家境也很好,没什么可帮助的。
  外面传来“咔咔”几声钥匙开门的声音,李白暗道不妙,就被传回巨蛋中。
  
  

旁边添了一个凤白
因为觉得怪怪的就不放全身了。
凤白:非礼勿视.jpg

匿了两个星期了
真的不想码字:(
拿几天前记几给记几画的同人图占个tag
这个四我很喜欢的“拒绝和傻子做同体”的同人图,没有画出感觉,主要是太渣了,我很喜欢那个文然后结果是我喜欢的没几个看过:(
再几天去换手机了,开心
至于更新看心情吧,看看在我生日之前能不能更出特使x范海辛的2出来【???
都不敢说我生日还有应该是12天

【特范】建国后手办不是不给成精吗 01

(真的真的!!看一下的好了,里面的内容十有八九都是架空的,我已经努力查了农药还有范海辛的背景了,手办们各自是谁已经可以看出来了吧。官方太基了那个背景故事怎么看怎么邦良,没办法我只能按照写,不吃邦良的不要怪我!由于有农药外的故事我觉得我能写长点)
  1.
  大家好,我叫尚翟。
  我重生了。
  重要的地方不是我的上辈子如何,而是为什么,前世的好友送给我的手办会在今天的我家里出现?
  ——————
  “特使先生?”范海辛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有微弱亮光的蛋里,旁边有男有女,他只认识这一个。范海辛从有记忆开始,便在教廷中,他还是少年时时常捕捉到一个扛着长枪的影子,和他疾走时飞舞的马尾。
  终于有一次,范海辛逮住了他,问他:你叫什么名字?这个人直说自己没有名字,叫他特使先生就好了。后来特使先生有时夜深了,就会出现在失眠的范海辛旁边与他对酌,范海辛的酒量也是在此时练出来的。
  特使才发现他,回头说:“嗯,是我。”
  范海辛接着问道:“特使先生,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?”
  特使摇摇头,意思为不知道。
  “那你到底叫做什么呢?我多出来的一段记忆告诉我,我还有一个名字,叫做李白,还有字,叫太白。”
  “嗯……”特使想了想,“是韩信,字重言。”
  李白改口得可以说是从善如流了:“重言先生,在这个蛋里你认识几个人?”
  韩信说:“一个人,两只吸血鬼。”
  说实话,李白没来得及去做教廷的任务,还没见过吸血鬼。
  “哟,好歹我曾经也是个人,怎能用只来表示呢,‘特使先生’?”这是李白身后的声音,他回头,看见一个银发男子,身后还装着翅膀。
  韩信抬头看德古拉,李白只能说不愧是特使先生,眼神都能杀人,他说:“第一,你已经不是人了,第二,别碰他。”这个“他”没有指是谁,总觉得很了不起的样子。
  “他是谁?”李白问。
  “德古拉,一个讨人厌的吸血鬼。”
  这个小地方算上李白一共有八个人,五男三女,除去男的都是年轻男人外,女士又分为两个年轻女性和一个小女孩。
  这三个女性好像是认识的,围成一团说话,让李白有点羡慕。
  “想什么呢?”耳边冷不丁有个男声,让李白打个哆嗦。他初遇特使先生时只到特使先生的肩膀,如今长大了不少,也矮他半个头,不知还会不会再长高。
  “没,没什么,就是看到那几位女士都认识,我却阅历浅薄没有朋友,有点失望而已。”
  韩信把他的身子转过来:“你是不认识我还是不把我当朋友?”
  “嗯,特使先生是我的知己嘛……”结果还是没能改口成功。
  话还没说完,就被韩信刮了一下鼻子,李白有些生气:“不要再把我当小孩子看了!”
  韩信问他:“那你怎么还这么矮?”
  李白不想理他了。
  就在这时,困住八个人的蛋被打开了,光线透了进来。
 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大脸,或者说,映入眼帘的是和上辈子一模一样的八个手办。
  为什么那几个手办会出现在这里?尚翟百思不得其解,只好作罢。不过这几个手办还真是精致啊,男帅女靓,上辈子收到之后都没仔细多看几眼就意外去世了,这才有时间仔细看一下。
  手办五男两女一萝莉,要说最得尚翟心的还是那个穿着暴露,不仅身上盖破布头上也盖的疑似舞娘,一个动作都充满了风情,难以想象如果有人长成这样得有多美。
  其他手办尚翟还未细看,就被一个电话叫走了,大蛋重新恢复黑暗。
  “啊,吓死了!差点就被猥亵了呢,我动都动不了,小乔妹妹,他有摸到你吗?”这是那个被尚翟看中的手办,声音如同人一般娇媚。可能是她太激动,大声了点儿,李白总算是听见了她们的谈话。
  而她所说的小乔妹妹回答了她:“貂蝉姐姐,刚刚他开蛋的时候虽然身体动不了了,但是好像没被他看到眼珠子就可以动哦。”
  是的,说来奇怪,从那个男孩打开盒子开始,大家就动不了了,只能维持刚刚的姿势,李白虽然已经做好来到奇怪的地方的准备,但实在想不到能看见一个比自己大那么多倍的“人”。
  李白问韩信:“特使先生,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?”
  韩信说:“你不妨去问问那个戴高帽子的人。”边说边指一个角落。
  蛋的角落的那个是个男人,散发生人勿近的气息,隔着一条最远距离,德古拉的眼神偷过貂蝉的衣脚,暗夜王的翅膀锁定他的脸。
  走过去会不会挡住视线被德古拉的眼神洞穿呢……李白有些犹豫,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善于处理人际关系的人,最终拉着比他朋友还少的韩信去了。
  李白小心翼翼地问他:“请问……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?”他果然感觉身后有两个洞,带着吸血鬼的气息。
  男人放下手中的书,他长得居然意外的好看:“我是张良。你的背景?”
  “我原名范海辛,现在你可以叫我李白,是一个被教廷扶养长大的孤儿。张良先生,可以讲解一二吗?”
  “果然是我去世太早了,居然连你儿时模样都没见到过……”张良喃喃自语,马上又仔细给李白说目前的情况,“我们因为某种关系来到这里,刚刚那个男孩一开盒子,我们就不能动,可以得知他主宰着我们的命运,在他眼里我们应该只是一种不能动的物品,从中可以联系到教廷的……”
  李白:虽然听不懂,但是感觉好厉害的样子!
  这一大段话只要听前半部分就好了,不过张良先生是圣骑士堕落成吸血鬼时的教廷人士了,特使先生居然认识,感觉他更了不起了。
  张良继续说:“我坐的这个位置,只要不是悄悄话都可以听见,可以知道德古拉与暗夜王相识但感情并不好,那三位女士虽说撑花伞的和穿着暴露的可能从一开始就认识,但是两位互称姐姐妹妹的虽说是才认识,却因为同是舞者更有交谈空间。”
  李白疑惑于德古拉与暗夜王的感情不好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,为何张良要判断,他问:“德古拉和暗夜王不是一开始就道不合吗?”
  张良闻言愣了一下:“是吗?……”
  “这是传下来的通泛说法,你又为何要告诉我们这么多?”
  “你身后那位和我是旧识,分析分析是应当的。”
  张良不再说话,简单解释了一下就又看他的大书想事情。